网 怨

[日期:2009-02-03] 来源:徐州工程学院保卫处  作者:保卫处 [字体: ]
蜘蛛和苍蝇同时向小蜜蜂求婚,小蜜蜂为难了不知嫁给谁好,左思右想也拿不定主意,回家问妈妈。她的妈妈一听就说:当然嫁给蜘蛛了,苍蝇再有钱也是掏大粪的,而蜘蛛怎么样也是个搞“网络”的!

    这虽是则笑话故事,但“网络”对现如今的人们来说,不但不是新名词了,而是趋之若鹜的时尚玩艺。网络是个神奇的领域,人们打开电脑,通过网络这个“万花筒”,不但可以洞察整个世界,又简直如同打开了阿拉丁的神灯,带给人们的什么都有啊。柳叶,一个刚到40岁的女士,就从网上找到了她想要的,但又带来了她想像不到的东西。

                    
 “痴情汉子”慰寂寞

    2004年7月底。已临近下班时间,但窗外依然骄阳似火,酷暑难捱。在镇江市某单位职员柳叶,这时烦躁的情绪就像室外毒辣辣的太阳。为了让自己浮躁的心情放松下来,她打开电脑,用“雪花纷飞”这个网名上了QQ聊天室。聊天室里热闹非凡,你方唱罢我登场,花花绿绿的页面快速的向上翻卷,柳叶偶尔也插上两句。这时有一网名为“痴情汉子”的主动向她打招呼,经过一番自我介绍后,“痴情汉子”说自己是在北京工作,后到深圳搞房地产开发,毕业于清华大学,今年38岁,至今未婚。柳叶也如实的说了自己的情况,是在一家单位做会计工作,已过了不惑之年。因是上班时间,而柳叶的打字速度比较慢,怕影响工作,他们只草草的交谈了几句就下线了。回家后,柳叶的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兴奋:这个人是搞房地产开发的,那他一定很有钱,而又是未婚。我虽买了140平米的房子,但却是贷款买的,说不定……想到这,柳叶不禁有点心神恍惚。柳叶的丈夫是位考古学家,长年在外工作,一年中夫妻聚少离多,由于双方在生活上很多问题不能达成共识,导致夫妻感情出现裂痕。柳叶也因此常常上网聊天,打发枯燥无味的平淡日子。当她再一次在网上遇到这位“痴情汉子”时,就已经无话不谈,聊得难舍难分了。

    自从在网上相识了“痴情汉子”后,柳叶感到自己的生活变得充实而有追求,不再乏味。这天下班后,一做完家务她就坐在电脑前上线找“痴情汉子”。打开电脑一看,“痴情汉子”又是在线,柳叶不由一阵狂喜,赶紧聊了起来。这一次,柳叶就像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与知己似的,把自己和丈夫的不和,生活中的不快,一股脑儿的向对方倾诉。不知不觉,时间已过了两小时,期间他们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和姓名,而柳叶更是留下了真实地址。尽管这样,柳叶依然觉得意犹未尽,她向对方要求打开视频,想看看网上这位成熟的男人长得什么模样,“痴情汉子”以他是使用笔记本电脑无法使用视频为由,拒绝了柳叶的这一要求。但“痴情汉子”旋即又说:“视频还不如见面,刚好过几天我要去扬州谈一笔生意,我们不如就在那儿见上一面。”柳叶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双方约定在扬州某大酒店见面。

                   
        坠入迷网难自醒

    8月的一天,正好是个星期天,略施粉黛的柳叶起了个大早,乘车过江如约而至,在扬州某大酒店的茶社里见到了她心仪的白马王子。只见“痴情汉子”身穿一件白色长袖衬衫,扎一条花领带,戴一副近视眼镜,虽然1.67米的身高和柳叶1.70米相比矮了几许,但看上去还是比较精干的。“痴情汉子”和柳叶两人一边喝茶一边互吐仰慕之情,越聊越欢之余,“痴情汉子”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建行一本通的存有5千万元的存折递给柳叶,面对这样大笔存款,柳叶惊喜得几近发晕。接着“痴情汉子”又拿出一张“深圳隆中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营业执照的复印件,上面印有董事长某某某,另还有两位总经理的名号。柳叶一看两眼放光,心想真的遇上大老板了,看来这趟没有白来。“痴情汉子”向柳叶叙说:自己在外闯荡十几年了,要说钱已赚得差不多了,总公司在深圳,另还有三家分公司,分别在南京、上海、长沙。谈了8年的女友因去了美国也分手了,现在只想把投资出去的资金回笼,9月就会接受美国某大学的邀请去读博士。为了掩饰自己生硬的普通话中不时流露出来的苏北口音,“痴情汉子”告诉柳叶,他是在苏北长大的,他的亲生父母在他幼时就将他送给别人抚养,而他们去了美国。亲生父母现在已回来要求认亲,但他因心里还在记恨父母将他送人,不想原谅他们,而且现在自己也很有钱,对他们也没有感情,不需要他们的帮助,所以坚决不认。

    听着“痴情汉子”的一番丰富而奇异得近乎天方夜谭式的人生经历,柳叶心里感叹万分,这么有成就,这么有事业的人,却也有着不尽如人意的生活。两人惺惺相惜,相见恨晚,越说越投机。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已是下午时分了,柳叶因要回家照顾孩子,不得已要返镇了。“痴情汉子”把依依不舍的柳叶送到车站,就在汽车已发动快要开时,“痴情汉子”突然跳上车,坐在柳叶边上对她说:“镇江我也想搞点投资,不如干脆我和你一起去镇江吧。”柳叶正为要和他小别而暗自神伤,听闻此言,不由心花怒放:“好啊,好啊。”车至镇江,天色已晚,柳叶把“痴情汉子”安排在金山附近的旅馆住下后就独自一人回家了。第二天一早,柳叶就接到“痴情汉子”的电话,他开口就说:“柳叶,你们镇江的治安怎么这么差,我昨天刚到旅馆门口,包就给人抢了,钱没了就算了,我包里的所有证件也没了,这可怎么办?”柳叶听后一惊,心里好生过意不去,赶紧安慰他,让他不要着急,自己在家里拿了1000元钱匆匆赶过去。当“公子落难,小姐赠金”的古老故事刚上演,紧接着又情之所至,顺理成章地上演了“楼台会”。之后“痴情汉子”拿出一份传真,这是一张罚款单,上面国税的印章清晰可见。“痴情汉子”对柳叶说,他因为偷税漏税而被有关部门罚款,国家冻结了他所有的资金共5千万,要到10月底才能解冻,但是他有100多个工人要发工资,还要送礼给国税的人,虽然苏北有一套价值35万元的房子,现在一时半会也不能脱手,真是伤透脑筋。柳叶听闻此言,只得好言相劝,答应帮他想想办法渡过难关。“痴情汉子”在镇住了两天,柳叶在他走时又给了他2000元。

                         
   套郎遭遇“白眼狼”

    就在“痴情汉子”离开后不到两天,他就又出现在柳叶面前,这次他是以到丹徒新区搞开发房地产为由。他对柳叶说,苏北的房子已在托人卖了,但是托关系要钱,卖房子还要手续费,偷税的事也正在打官司,这也要钱,你能不能先帮忙周转一下,一旦房子卖了,立即就还给你。柳叶二话不说,递上5000元给他。“痴情汉子”面有难色,这点钱怎么够呢,柳叶见他为难,宽慰他说,你先不要着急,我再想想办法。为了替情郎解决困难,柳叶四处奔波,又筹到了5万元交给他。“痴情汉子”拿着这笔钱,立即去买了辆轿车。几天后他就是开着这辆新车到镇江来的,随行的还有他所谓的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以汇报工作为名,来向他拿钱回去发工资,但他手上没钱,只得又叫柳叶先垫付。他还在这位冒牌经理面前口出狂言:“你看我老婆怎样,我要卖车,她立即甩给我5万。”就这样,他今天带来的是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明天又是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过天又是长沙分公司的总经理,最后居然带来了总公司的财务总监,每次都是来汇报工作,而每次都要带走一笔钱。前前后后柳叶交到他手中的钱已不下于40万,财务总监来的这趟,一笔就是20万。“痴情汉子”频繁往来镇江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从柳叶手中取钱,而他也从未留下任何收据,每次都是只有他和柳叶两人时才有金钱交易,柳叶也从未想到自己是否落入了一个圈套。

    自从最后一笔20万元拿走后,“痴情汉子”就再也没有露过面,这时柳叶不禁心生怀疑,于是多次打电话催他还款,而“痴情汉子”却一再敷衍她,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柳叶因此感到事情有诈,于是不得已于11月25日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京口刑警通过各种侦查手段终于查明了这个“痴情汉子”的真面目,“痴情汉子”的真名叫李文龙,他并非是北京人,也不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大老板。他其实就是江苏苏北的农民,曾经坐过两次牢,2002年时就因在网上诈骗一个女大学生被处理过。他在老家有妻子,但他从不回去,整天就在社会上游荡,白天就在网吧泡,晚上就以浴室为家,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就像俗话说的是个“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街头混混。

    骗者没有什么新鲜招数,和以往的骗财骗色略有不同的是骗子是在网络上布下陷阱,通过网络去寻找目标,实现了较大时空跨度的诈骗犯罪。受害人往往对骗子根底不甚了了,只凭他的自我介绍,而被骗者一旦上当后,骗子又可以迅速“人间蒸发”,换个网名去再找下一个目标。据警方介绍,打击这一类骗子的难度较大。所以,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轻信网上一些罩着美丽光环的信息,好事不总是在等着你的!也许,你上网聊天时面临的正是一张无形而巨大的蛛网,等待着你舍身扑过去呢。

(注:本文中人物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