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一声电话”话费诈骗调查

[日期:2010-03-16] 来源:徐州工程学院保卫处  作者:保卫处 [字体: ]
通话2分钟花费30多元  

    11月12日早上6点半,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李冼从睡梦中吵醒。等她想接时,电话已经挂掉,手机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158××××4349”。“这么早打我电话,不会是领导吧?”在北京市一家网站工作的李冼翻身起床,清了清喉咙,对着那个电话回拨过去。

很快,电话通了,传来系统语音提示:“我们是××公司,请稍等。”李冼有些纳闷地问:“您好!哪位打我手机?”对方一阵沉默。“喂,有人吗?”李冼又追问了几次,但对方仍然无人应答。就在李冼想挂电话的时候,对方说话了:“喂!您好!”是一个甜美的女声。“你是哪位?打错了吧?”“没打错,就是想跟你聊一下。”李冼当即把电话挂断,她断定是骚扰电话。

事后,李冼查询了话费,让她吃惊的是,余额只剩两元钱。两分钟的通话费居然要30多元,李冼这才意识到自己遇上了骗子。

李冼的遭遇并非偶然,而是落入了事先已铺好的“陷阱”。一声铃响过后便停止“骚扰”,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当机主回拨后,多会听到一些广告信息,而通话费用往往出奇的高。

 

    响一声骚扰电话难觅踪影

 

根据互联网上的一个调查显示,响一声骚扰电话多是在深夜和凌晨出现,而回拨过去听到的往往是自动播放的广告信息,其中又以“陪聊”、“交友”、“色情服务”为主。

 

类似这样的事件还有更多,某公司多数员工的小灵通几乎一夜之间都受到同一个手机号码的骚扰,只响一声,回拨过去后是系统语音提示:“这里是××公司……”意识到受骗的员工随即挂断电话,但在月底查话费清单时话费仍然严重超支。

 

经查询,记者发现这些电话号码的所在地集中在广东、福建、甘肃等地。随后,记者拨通了广东省移动通信营业厅的客服电话,提出投诉一个广东省的骚扰号码,客服人员作了记录,但并不能查询到机主资料,客服人员解释说:“由于该号码是预付费电话,所以机主不用登记资料。”据了解,这些来电号码有可能办理了特殊服务业务,也或者呼转至语音台、不法信息台、服务中心等,这些语音台往往高收费,所以当用户回拨时,就会被扣除高额的话费。

 

按照近期“响一声电话”的特点,可以将其分作两类:一类是以播放广告为目的,在语音留言信箱里面充斥着色情信息、六合彩信息以及放贷信息,回拨此类电话,交纳长途通话费在所难免;另外一类是以呼转付费声讯台收费为目的,让回拨者在不知情中损失更多的话费。

 

至于通信运营商有没有责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认为,要分两种情况来判断:一种是通信运营商不知情,不法分子利用了运营商所提供的一些服务中的漏洞,运营商没有及时发现,运营商也应当承担一部分责任;另外一种是运营商知情,那运营商就是同伙,应当负全责。

 

    监管盲点

 

对于此类电话,不光受骗的用户为之光火,连通信运营商也叫苦不迭。

 

移动公司的一位员工告诉记者:“有些用户没有登记资料,我们也查不到机主的信息。另外我们不是执法部门,没有执法权,对于投机分子使用的这些手法,我们只能记录,届时作为证据提供给公安部门。而要想从众多业务申请者中厘清不法者,从技术层面讲太难了。”

 

移动公司客服人员提醒说,遇到这种陌生来电,最好先不要回拨过去,可以先发送一个短信询问,另外也可以打客服电话或者到网上查询不明号码的归属地,确认号码来历之后再作判断。一旦确定为骚扰电话后,可以打客服电话投诉,这些号码将被运营商登记在案。

 

但即便如此,也并不能够起到有效遏制作用。“因为不法分子可以经常换号,当一个号码频繁被投诉后,才能确定它存在一定的不法性。”该客服人员说。

 

记者曾按照李冼提供的号码回拨,却得到了“你拨打的号码不存在”的答复。

 

法学专家分析认为,这样的引诱性来电并不能按照刑法中的诈骗罪来界定。王大伟教授说:“这种‘响一声电话’并没有虚构事实也没有隐瞒事实真相,不能按诈骗罪处理。”但若在电话中播放色情广告,就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不过,公安机关存在和通信运营商一样的监管难题:无法准确掌握机主信息,即使可以追查到,侦查难度也会非常大,另外,对不法分子的处罚畸轻,违法成本低。

 

北京大学刑法教授康树华对记者说:“对于这种小数额的损失并且侦破难度很大的案件,公安部门可能就像处理‘偷盗自行车’案件一样不会受理。即使受理,最后也会不了了之。”

 

完善立法,加大打击力度成为专家及监管部门的一致呼声。“除此之外,慢慢健全通信运营商的过滤有害信息机制也是必需的。”王大伟说。――――――《法制日报》